广州河涌边现大量红火蚁小心蚁出没!“致命”红火蚁已传播至全国12省份 九部门联合出击防治“蚁扩散” -足球竞猜app

热门 04-23 21:29:00
封面新闻记者 邓丹

近日,广东梅州一村民因红火蚁叮咬后发生休克,经医生紧急治疗方才苏醒。这一消息,让“外来生物”红火蚁再次受关注。


如果不是也曾被咬伤过,年轻力壮的张信良很难相信,一只小小的蚂蚁竟有如此致命之毒,可致人休克。



吕利华摄


有别于普通蚂蚁,这种“致命”的蚁族是红火蚁,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的入侵物种之一。时间倒退十多年,这些不速之客多出现在广东、广西、海南等地为害。近年来快速蔓延,目前已传播至我国12个省份,435个县市区。


红火蚁之“毒”愈发扩散,相关部门重拳出击:今年3月,农业农村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九部门联合发文“阻截防控红火蚁”,要求各地强化对红火蚁防控及检疫工作。一场全国红火蚁联合防控行动,已然揭开。


外来入侵的生物


红火蚁,原产南美,20世纪30年代入侵到北美洲,拉丁名solenopsis invicta buren,意为“无敌的”蚂蚁,由名可窥其难以防治的天性。


2004年首次出现在台湾,同年9月在中国广东现身,到2006年,就已在广东、广西、海南的部分地区为害,极具破坏性。


进入中国后,红火蚁以惊人之速扩散:截至2021年3月,据农业农村部门监测,红火蚁已传播至12个省(区、市)435个县(市、区);近5年来,新增红火蚁发生县级行政区191个,较2016年增长了一倍。



红火蚁蚁丘内部蜂巢状结构。吕利华摄


一路“飘红”数据背后,是汹汹蔓延之势。近年来,受商品调运数量增加、气候条件适宜等因素影响,眼下,红火蚁已入侵到浙江杭州、湖北孝感、重庆渝中、四川广元等地,最北逼近秦岭地区。在435个县市区中,公园绿地、田间地头、林地荒野、江河堤坝等处,都是其常出没之地。


更有研究结果显示,我国南起海南、北到河北、东起东部沿海,西至西北内陆,共25个省份面临红火蚁入侵可能,就连北方非适生区,广泛分布的温室也有可能“蚁出没”。


“毒蚁”常出没,让许多“恐蚁族”不寒而栗、小心翼翼。


“致命”的叮咬


攻击性强和叮咬毒性大,是红火蚁最大的特点。其毒囊中有大量毒液,被咬上一口,轻则伤口过敏红肿,重则可致休克,甚至死亡。


资料显示,早在2004年10月,台湾就传出首起因红火蚁致死的病例。“毒蚁”致命事例虽鲜有,但叮咬致人休克的事却屡见不鲜。


李林的家乡位于广西防城港一偏远山村,今年2月中旬,回老家帮妈妈去地里种花生,没想却遭红火蚁“致命叮咬”。“当时穿着拖鞋,突然脚上一阵刺痛,低头一看,发现被四五只红火蚁咬了。”她花了三分钟赶回家,快速涂酒精、擦药膏,观察了约五分钟,脚上很痒且鼓起包块状。


于是,她急忙赶到卫生院,在救治过程中,李林渐感呼吸困难、体力不支,后来就意识模糊了。在住院部治疗后,才渐渐恢复过来,红肿的皮肤也缓过劲来,后来还剩红印和小泡。又经过护理,半个月后,叮咬处的小泡才消失。



红火蚁蚁丘。吕利华摄


同样的经历,也曾发生在广东人陈格的丈夫身上。2018年8月,陈格和丈夫在广州一条街边等车,马路边是草丛,“夏天穿的拖鞋,突然被红火蚁咬了,大概五分钟,他就身体发痒、心发慌。又过了十多分钟,开始头晕,见状不对,我马上把他送医院。”陈格回忆起。


去医院的车程约十分钟,一路上,陈格丈夫的视线开始模糊,舌头发僵,到医院时他已没法下车,趋近昏迷状态。再后来,就是一阵打针输液抢救才苏醒。


“当时他已完全没意识了,医生说是过敏性休克。被红火蚁叮咬后出现如此严重的情况,和他自身的易过敏体质也有关系。”陈格说,那次经历真是把她吓坏了,从那以后外出都特别注意,遇到草地也会特别小心堤防红火蚁。


小心翼翼的人们


曾有报道显示,红火蚁入侵后,目前受其叮咬伤的人口数量大约年均在60万人次以上,严重受害病例在1万人次以上。广东省,更是深受其害的重点省份。


几年前被红火蚁咬过一次导致休克的经历,让广东梅州人张信良至今难忘,“如果不是我自己也被咬伤过,简直不敢相信,一只小蚂蚁竟如此之毒。”


那年夏天,当时21岁的张信良在梅州市畲江镇的工业园区的一工厂上班。有次在草丛中站了一会,就被红黑色的蚂蚁咬了,本没在意的他,谁知没过多久就心跳加速、全身通红、快要晕倒,“后来被送去医院紧急医治,才算捡回这条命。”


后来查阅一番,张信良才知道这小蚂蚁就是臭名昭著的红火蚁。打那以后,但凡碰到蚂蚁,他都格外注意和小心,不敢招惹。



春夏时节,雨水丰沛,是红火蚁大量繁殖的高峰期。正因其繁殖能力强大,才得以传播快、分布广。如果在绿化带和树木根部等处看到凸起的三四十厘米、像蜂窝般的土堆,很有可能就是红火蚁蚁丘。这个时候,请选择立即走开,千万不要踩踏和停留。


这些有关红火蚁的知识,广东阳江人黄丹丹用心记着,并时常告知身边的人。在她的家乡阳春市,红火蚁就常出没,“外出都特注意,不敢穿短裤拖鞋,公园里的凳子都不敢坐,也不去河边草地玩耍,稍微久站不动就害怕它们爬上来。”


去年夏天,黄丹丹在草坪上玩耍拍照,“不一会儿就感觉特别刺痛,没想到手上脚上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火蚁,”那一个多月,她倍受煎熬,不断地消毒、擦药、吃药,伤处反复溃烂,且钻心地痒,恢复过程极其艰难。



刚过去的清明假期,众人回家乡祭祖,或去郊外踏青。殊不知,“毒蚁”也在暗中窥探。即便已极其小心翼翼,清明回乡,黄丹丹再次狭路相逢红火蚁,“又被咬伤了,当时脚踝就红肿得老高……这些红火蚁真是太可恶了,感觉它们无处不在、防不胜防。”


虽未致休克,但数次被叮咬经历,让22岁的黄丹丹摸索出一套疗伤心得:用硫磺皂水迅速清洗叮咬处,后消毒、涂药膏。另外,信了当地偏方,有时被咬伤,也会寻来“一点红”草药外敷。


不过专家建议,被红火蚁咬伤后,用清水清洗患处,冰敷或冷敷,可涂抹含类固醇药物药膏或口服抗组胺药剂等,不要用手抓挠,避免造成二次感染。值得注意的是,敏感体质人群如出现较严重过敏、呼吸困难、发热头晕等现象,应立即到医院就医。


九部门联合出击


红火蚁是杂食性昆虫,带来的危害不仅是对人类身体健康,放眼全国乃至全球,这些“毒蚁”对农林业、公共安全、生物多样性、生态平衡等多方面,均构成极大威胁。


让黄丹丹高兴地是,这两年,当地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红火蚁防治。据了解,该市正积极落实应急防控措施,依法科学防治,阳江市政府每年会安排红火蚁防控专项资金,确保治理有效。


在陈格居住的城市,关于红火蚁的识别、危害与防控等宣传信息,也时常在传播着,“政府部门也告诉我们,如发现红火蚁巢穴要及时向林业部门报告,以便开展防控治理、消除蚁害。”



红火蚁防治


这样积极的信号,还在不断释放。近日,农业农村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卫生健康委、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国家铁路局、国家邮政局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红火蚁阻截防控工作的通知》,瞄准“致命”的蚁族,力争通过治理有效遏制扩散蔓延,保障农林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安全。


其中,《通知》要求地方各级农业农村、林业和草原部门要严格检疫监管及执法检查,重点加强从疫情发生县(市、区)调运的带土农作物苗木、带土绿化苗木、草坪草等检疫,发现疫情的要停止调出。各海关要加强来源于红火蚁发生国家和地区的进境货物(苗木、木材、饲草等)、物品、集装箱检验检疫,防范疫情传播入境等。


据了解,我国较为常见的红火蚁防治方法主要有毒饵制剂防治、粉剂防治以及灌巢防治。为了对付“毒蚁”,目前已集成综合防控技术模式,登记用于防治红火蚁的农药有效成分有8种,农药制剂达40种。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农业生物安全研究室研究员吕利华也公开介绍过红火蚁防治方法,推荐使用饵剂诱杀,“关键是要注意科学选药,使用优良药剂是前提;还要科学用药,掌握科学施药方式是保证。”


三月以来,广东省红火蚁防控技术指导专家组组长、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陆永跃在该省的阳江市、惠州市等地积极宣讲红火蚁防治法,“喷洒饵剂、粉剂,最好在晴朗天气喷洒,以防下雨或潮湿天气导致药剂失效。”同时,要注意避免环境污染,按照规范的技术和方法使用药剂,掌握防治范围,实现全面防控。


令人欣喜地是,多地“防治之道”逐渐生效:广东省加大投入,已建立起省、市、县、镇四级红火蚁科技指导服务体系;湖南张家界市永定区等地,一批零星疫情点被根除……


(部分图据网络,应受访者要求,李林、陈格为化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