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污水即将排入大海,日本这么搞危害究竟有多大?核污水入海有多可怕 -足球竞猜app

热门 04-15 07:14:00
福岛核污水即将排入大海,日本这么搞危害究竟有多大?

  译言·译眼看世界

  去年10月,日本主要通讯社和国际媒体广泛报道,日本正加快计划将福岛核电站的数百万加仑放射性污水直接排入海洋。日本新任首相菅义伟旋即备受国际压力。

  直至本周二,日本政府举行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超过120万吨核废水。各国关注已久的另一只鞋子,终于掉了下来。

  海啸后的日本,摄于2011年5月

  尽管日本政府声言污水排放前将经过处理,无可否认的是,核废水仍将具有放射性。

  目前福岛核电站每天产生170吨放射性废水,储存在1000个经过特别设计的储存罐中。十年来,日本政府一直努力重建福岛的声誉,但核电站周边至今仍可检出放射性水平增长。因此,环保人士和当地渔民一直反对排海方案。

  金枪鱼拍卖现场,摄于2011年4月

  韩国仍禁止从日本福岛地区进口任何海产品,也一直争取与日本当局对话,试图以更谨慎的方式应对福岛核废水问题,希望既不会危及环境,又不会危及人类健康。

  一头从捕鲸船上卸下的小须鲸,摄于2019年7月

  在此之前,日本曾公布一系列政策,已经引发公众质疑日本在全球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中如何有效地以可持续发展方式参与管理海洋。2019年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恢复商业捕鲸。在联合国航运监管机构国际海事组织(imo),日本是其中颇具影响力的环境委员会的主席国,近年来却一直推动大幅降低排放和污染标准,相信背后的考量是日本国内强大的航运游说团体。

  01

  存储空间告急

  福岛核电站的一个在建核废水储存罐,摄于2020年1月

  福岛核电站受损后,为了冷却放射性燃料堆芯,日本先后向燃料棒中注入了120万吨水。目前技术可以去除冷却水中大部分的放射性同位素,却无法移除放射性物质氚,冷却废水只能就地储存。截至去年秋,清理工作已经给日本电力公司造成了2000亿美元的损失。

  由于日本急于全面关闭核电站,储存空间即将耗尽。根据日本环境省的说法,到2022年,所有储存罐将处于满载状态。

  前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职,摄于2020年8月28日

  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内阁大臣多年来一直推动将放射性废料排入海洋。2019年日本环境大臣就曾表示 “将其排放到海洋中并稀释” 是唯一的出路,“别无他法”。

  菅义伟上任后,日本将核废水排海的脚步,跑得更快了。

  02

  联合国的建议?日本不愿听

  多位联合国人权专家一直敦促日本放弃排放核废水,因为他们担心放射性污水会漂流至邻国海岸线并进入食物链。

  菅义伟私下视察福岛核电站积水情况,摄于2020年9月

  但在推迟东京奥运会之后,日本似乎急于就核废水的排放作出决定,并大肆利用新冠疫情作掩护,限制核废水处理的相关讨论。

  03

  日本学术会议丑闻旋涡

  梶田隆章,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日本学术会议成员,

  摄于2019年7月

  日本新一届政府似乎形成了一种共识,每当科学真理与政府方针向左时,政府就要加大对学术界的政治干预。

  去年秋,数名学者质疑日本武装部队日益军事化的行为违宪,随后被踢出学术会议候选人名单。

  日本学术会议是属于日本内阁府的特别机关,由跨越30多个领域的200多名专家组成,具有审议和研究联络功能,主要负责向政府政策提出建议、举办国际活动、建立学者间的联系网络、提高公众对科学的认识等。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保持学术独立性,日本政府对于会员的任命通常都是“流程性”的,真正的人事权,握在“会议”自己手中。首相干预会议人事,历史上尚属首次。

  此举受到了日本学术界和研究界的广泛批评。多名诺贝尔奖得主指出,这是对学术自由的政治干预。

  在这之前,日本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采取了非常有争议的立场,在毛里求斯的燃油泄漏事件中作为始作俑者却一度试图隐瞒,现在又搞出了福岛核废水排海的重大安全问题。

  04

  改头换面的压舱水

  日本提出的一个想法是,福岛的放射性废水是否可以作为船舶的压舱水,远离日本海岸排放。

  这将明显违反联合国多项海洋船舶污染法规。

  但国际海事组织一直被诟病监管不力,甚至在2017年自豪地宣布并接受了另一个联合国信托基金全球环境基金(gef)的外部资助。

  在毛里求斯燃油泄漏事件发生后的两个多月里,毛里求斯的岛民尚未挣脱燃油泄漏的泥淖,已开始对涉事日本货船的压舱水潜在成分提出新的疑问——到底泄漏了多少燃油,这艘空载的20万吨海岬型铁矿石散货船(海上最大型船舶之一)装了多少压舱水,油指纹发生了什么……一大堆问题模糊不清悬而未决。

  搁浅的若潮号散货船,船体分成两部分,摄于2020年8月

  若潮号的日本船主长崎航运公司曾一度拒绝回应,在当时仍处于国家环境紧急状态的毛里求斯激起民愤。

  数百名当地渔民被明令禁止进入毛里求斯的七个珊瑚礁泻湖,因为鱼类样本中含有高致癌物质多环芳烃。然而,距漏油地点仅5英里的大型工业养鱼场却获准继续生产并向国际出口市场销售300万条鱼。

  受漏油包围的但仍获准出口鱼类的大型水产养殖场

  ursa space systems和iceye在漏油事件发生后即时进行卫星分析,显示有毒石油在短短5天内扩散10倍,触及14英里外的北部岛屿。

  05

  马克龙服软

  国际航运是第六大碳排放来源,其碳排放量比法国和德国加起来还要多。

  去年10月联合国召开关键会谈,决定未来十年船舶排放量的轨迹。日本所递交提案甚至不足《巴黎协定》相关减排承诺水平的四分之一,即船主几乎不必对船舶作出任何改变。

  日本在海洋问题上的立场受到了强烈批评,

  马克龙总统一度被视为环保斗士,这次却站在了日本的一边。

  法国拥有全球第四大集装箱船公司——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cgm),营收超过300亿美元,是若潮号的运营商日本商船三井株式会社(mitsui osk lines, mol)的两倍多。若要实现减排目标,法国航运公司遇到的困难势必比日本的航运公司大得多。

  也许,那次关键会谈的格局,已经为如今日本倾倒福岛核废水的决定,埋下了注脚。

  文章来源:

  https://www.forbes.com/sites/nishandegnarain/2020/10/18/japan-to-release-radioactive-fukishima-water-into-ocean/?sh=9298bf843297

  作者:nishan degnarain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足球竞猜app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