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萝卜和吉及鲜“一进一退”,生鲜电商又在重蹈5年前覆辙 -足球竞猜app

互联网 12-11 12:56:00



近日,在生鲜市场有两件案例值得关注,一个是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呆萝卜此前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现在对外宣布“恢复正常运营”;一个是生鲜电商吉及鲜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



当然这不是个例,2019年倒下的生鲜电商企业还有很多。但是,这一进一退,也反应出整个生鲜电商市场趋冷,想在这个冬天活下去并不容易。



到年底了,各种行业总结会开始了,大家普遍感觉“今年特别冷”,最直接的信号传递就来自投资界,很多投资人表示,“今年募资很难,没钱投资,也没项目可投”。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很多投资人不再投资模式创新项目,更多地关注ai、医疗、产业互联网去了。有意思的是,在互联网模式创新没有什么可投的情况下,上半年“买菜”这件事却意味带来市场不少关注。



可是,在各种卖菜平台冒出来还没热乎多久,就迅速地又凉了下来。大家发现生鲜这个市场太烧钱,而且又不巧赶上了资本寒冬。就像北方的大白菜是很难挨过冬天的,除非放在地窖储藏起来,问题是地主家也没了余粮,地窖建不起来。



关于买菜,显然不是新需求,也没有新模式,为什么又火了呢?



首先,从基本需求层来看,买菜是一件高频的消费,高频到每家每天基本都需要,而这又很符合互联网的特点,可以“短平快”地进入市场。



而大部分互联网公司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面对的用户基本上是年轻群体,所以一些公司会认为,在生活消费中,年轻人在买菜这件事情上似乎没有很好地得到满足。但是,现实中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大部分年轻人上班时间是不做饭的,所以买菜的大多是老头老太。从一些数据也可以发现,年轻人买菜的时间基本集中在周末,从生鲜电商来说,周末的订单量比工作日要高很多。



当然,一些人会说,老年人也可以是生鲜电商的目标用户啊,现在老人都会用手机了。但是,还有一点要明白,你可以把老人视线留在手机上,但你阻挡不了他早上遛弯的腿。而老人早上出去遛弯的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去菜市场买菜。



买菜这件事,在今年受到格外关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物价普遍上涨。尤其感受最深就是猪肉价格的上涨,有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开始,全国生猪、猪肉价格持续上升,尤其是10月份价格大幅增长,直接影响到cpi上涨2.43个百分点。就拿山东省生猪、猪肉价格来说,最高点分别达到39.92元/公斤、63.62元/公斤。



猪肉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渐渐波及到其他农产品,其中就包括蔬菜。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4-7月份菜价连续较历史同期平均水平偏高了12%左右,农业农村部重点监测的28种蔬菜平均价格为4.13元/公斤,比之前上涨1.7%。洋葱更是成为期间波动最大的品种,新发地洋葱批发价周环比大涨16.13%,年同比暴涨达到125%。



当然,导致物价上涨的因素有很多,包括猪瘟疫的蔓延,上半年大范围灾害性天气的影响等等,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美贸易战的持续演变,依靠进口的一些农产品价格出现大幅波动。



农产品的价格上涨,也让一些互联网公司看到了机会。互联网从诞生以来,最大的价值就是消除不对称,比如信息的不对称、连接的不对称、服务的不对称,也包括价格的不对称。尤其是,互联网电商平台,喜欢通过价格差的方式,快速获客,利用补贴来获得规模效应。



消费者觉得农产品价格贵,互联网公司就用补贴方式来吸引你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来消费。但是,一旦补贴就涉及到亏损,事实上,目前大部分生鲜电商公司都是亏损状态。



买菜这件事热起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部分生鲜电商公司经过几年的积累已初具规模。事实上,在2014年左右生鲜电商就有过一波热潮,当时是借着o2o的概念,不少互联网公司想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解决“最后一公里买菜”的问题。只是,不到两年的时间,随着o2o概念的破灭,生鲜电商也迎来大的洗牌,一大批公司纷纷倒闭。



现在能够数出来的存活下来的公司,也就每日优鲜、本来生活、沱沱工社、美菜网等几家平台,这些平台也都是在摸爬滚打、垂死挣扎中走过来的,可以说培育了一个市场,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形成巨头型公司。



从2018年开始的第二波生鲜电商热潮,也出现了盒马生鲜、叮咚买菜、呆萝卜这样的新公司。这次热潮,这些新兴公司在融资速度上、规模化以及在烧钱速度上都不亚于上一次o2o热潮。


不过,跟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热潮一些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入场。比如阿里推出盒马生鲜、京东有京东生鲜、还有苏宁菜场和美团买菜等等。可想而知,今年生鲜电商的战场有多激烈。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中国生鲜电商整体市场规模稳步增长,2018年市场规模已突破千亿,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元。显然,生鲜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以才不断公司有涌入。但是,很遗憾的一个事实是这个市场赚钱很难。



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最终可能只有1%实现了盈利。



在早期发展起来的生鲜电商平台,如采购兄弟、后厨王、花样生活、正源食派果蔬帮、小农女、鲜品会等创业公司早已倒闭。



近期,在2019年上半年获得今日资本b轮2亿融资的“妙生活”被曝出已于上个月清算完毕,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耕耘四年的战场。杭州生鲜电商品牌“鲜生友请”也在今年7月发生资金问题,欠下巨额资金大量关店。



不光这些初创平台,就连一些刚进入的巨头也开始调整战略、收紧扩张步伐,包括顺丰优选、永辉超市旗下超级物种、盒马鲜生、美团小象生鲜等均有门店关闭。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前面提到的呆萝卜和吉及鲜,这两家公司的在前期的融资能力都很强,发展也很快。


事实上,今年6月呆萝卜才宣布完成由晨兴资本、高瓴资本领投的累计6.34亿a轮投资,并在9月入选《2019二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


结果从11月22日开始,呆萝卜被爆陷入关店和资金链断裂危机,导致了拖欠员工工资和社保、合伙人保证金、供应商欠款等一系列问题。6天后,呆萝卜合伙人兼cto刘峰在朋友圈中表示,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


12月6日吉及鲜创始人兼ceo台璐阳在内部全员会上称,见过近100位投资人后,公司仍未完成融资,并宣布裁员和关店计划。其中,璐阳在讲话中还提到“因为呆萝卜的事情,资本市场基本不再看生鲜的投资了”。这种市场内“不被看好”的连锁效应正在发生。


呆萝卜于2015年成立,到目前门店数量已突破1000家,公司扩张最多时期有一万多名员工。呆萝卜创始人李阳在危机爆发后表示“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而呆萝卜又发公告说恢复正常运营,可能是拿到了能解燃眉之急的钱。


过往太多案例证明,当烧钱成为唯一增长方式时,公司也走不长远。


生鲜电商为什么市场这么大,却这么难做呢?



生鲜电商经过前几年的“野蛮生长”后,大致孕育出3种商业模式,即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苏宁生鲜为代表的传统b2c平台模式,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前置仓“到家”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 到家”模式。可以说,这三种模式各有优劣。



首先,生鲜这个品类虽然消费高频,但是又有明显的缺点就是损耗严重,利润率低,想要赚钱是一个厚积薄发的事情。而互联网公司又讲究“快”,最好的体现就是在配送速度上。前置仓是目前生鲜电商公司普遍采用的方式,但是大部分时候这些平台就是批发商的角色。



较早开始布局前置仓的每日优鲜配送速度已达到36分钟,而为了更快,叮咚买菜承诺29分钟送达。这些公司在“快”上不停发力,但是配送的快并不等于食材的“鲜”,而大妈每天去菜市场买菜就是为了鲜。



有媒体就报道,叮咚买菜是从批发地采购,然后从总仓运送到社区前置仓,为了降低损耗,都是先消化掉老批次的,新鲜蔬菜往后排期发货。而不管是追求快还是设立前置仓,显然都需要大量的成本投入。



而到店模式,虽然满足了就近需求,但是店面本身就是成本,尤其对于大城市来说,成本会更高。还有包括店员工资和运营成本,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坪效,一家社区店就很难实现盈利。



而包括阿里、京东、苏宁、美团等巨头企业的入场,给这个本身就盈利困难的市场,带来更多的竞争压力。相对于,初创的生鲜电商公司,这些巨大不仅有流量加持,更重要的是其边际成本会更低,再加上资金雄厚,就更具有竞争力。



现在,生鲜电商已经是一个巨头争夺的战场,对于这些小公司来说,生存空间和可选择余地已很小。要么,自身背后有资本支持,迅速占领市场,做到行业第一;要么就是发展到头部等着巨头们去收购,当然收购退出也是不错选择;最惨的就是,还没挨过冬天就已弹药耗尽,最后只能是惨淡退出。



寒冬下,对于大多数生鲜电商来说,这个冬天并不好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