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风光、实则焦虑,怪兽充电上市恐难破局 -足球竞猜app

互联网 03-26 06:19:00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共享经济盛行的那几年,有些共享类创业项目备受资本热捧,一时之间风光无限,最终却沦为牺牲品,例如最早涉足共享经济领域的ofo。

也有的共享类创业项目一开始并不被资本看好,却逐渐站稳脚跟,甚至在悄无声息中实现了逆袭。投身共享充电宝的怪兽充电,就是幸运儿之一。

目前,共享充电宝“三电一兽”行业格局的形成,也印证着共享充电宝模式可以实现正向盈利,是确认可行的商业化模型。由此,也才有怪兽充电冲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繁荣景象。

不过,通过怪兽充电ipo招股书可以看出,怪兽充电营收虽然增速良好,但利润越来越薄。而且,近3年数据显示,怪兽充电的用户增速呈现逐年下滑趋势,用户总规模也有见顶之势。加之整个行业投诉不断,让其未来的发展,依然存在诸多变数。

如今,怪兽充电上市在即,其是否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突破发展瓶颈,也成为业内热议话题。

「于见专栏」认为,怪兽充电面临的问题,是行业大环境发生巨变使然,随着各大头部企业的竞争日趋白热化,美团等其它实力玩家的入局,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红利已然见顶。

因此,怪兽充电即使是登陆二级资本市场,恐怕也难以在短期内逆转其增长乏力的“颓势”。

流量红利见顶,怪兽充电用户增速放缓

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崛起,共享充电宝也借助充电场景,掌握了这个流量巨大的入口。2014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生根发芽,多轮洗牌后,来电科技、街电科技、小电科技、怪兽充电四强鼎立的格局已经形成。

2020年,在反复试探后,美团也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来分得这个市场的一杯羹。由此,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竞争格局进一步升级,五强争霸的局势,也让这个原本并不被资本看好的市场,充满了火药味。

不过,经过几年高速发展,共享充电宝的用户增速明显下滑,当初的指数型增长态势,已经风光不再。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现上升趋势,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

反观怪兽充电,虽然在用各种方式力挽狂澜,但是同样难掩颓势。

数据显示,2020年一年,尽管怪兽充电合作的点位增加了7.6万,增加到66.4万个,可用移动电源增加了81.8万个,增至536.08万个。 但是盈利状况却并不乐观。

数据显示,在这样的高速扩张下,即使被认为是赚钱的共享充电宝项目,也曾出现亏损。根据招股书,怪兽充电2020q1净亏损1.37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386.7万元。

这样的颓势自然有疫情对线下业务冲击的影响。但是外部竞争的加剧,或许才是根本原因。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在疫情期间,怪兽充电许多商户点位足球竞猜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暂时或永久关闭运营,从而对怪兽poi覆盖范围和财务业绩造成负面影响,2020年继q1净亏损过亿后,上半年依然保持亏损状态,而2019上半年净利润为6495万元。

尽管疫情冲击是行业的基本盘,但是竞争对手并没有停止进击的步伐。而此时的怪兽充电,也相当是在逆流而行,不进则退。而同为共享充电行业头部企业的小电、街电、来电对外公布的城市覆盖率均超过90%。而行业后来者美团, 则依仗其数亿的app的日活用户数,快速蚕食着这个越来越小的市场。

另外,随着一二线充电市场被几个巨头瓜分殆尽,共享充电宝的竞争主战场也逐渐转移至下沉市场。这也不难理解,为何整个行业出现了增势放缓的颓势,怪兽充电更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

畸形的“价格战”:“涨价”已成无奈之举

过去,巨头之间的价格战,多数以补贴用户,提升用户活跃度为目标。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却刚好相反。在用户量增长已经见顶后,资本看重的,或许不再是这类企业的用户增长数据,而是看重其盈利能力。

这也逼迫该类企业追求更加健康的财务数据模型,一方面通过提升单次使用价格增加营收,另一方面通过扩张规模降低边际成本。因此,共享充电行业头部企业的价格战,不是像其它行业通过补贴抢占用户拓展边界,而是不断加价收割用户,抢占合作商户资源。

近日,充电宝涨价又登上微博热搜。据了解,被网友吐槽不已的是,原本几毛钱1度的电能源,装进了充电宝,几乎成了天价。

据了解,很多热门商圈的价格从原来每小时1元钱,普遍涨到每小时2到5元钱,部分繁华地段甚至高达每小时10元。

据「于见专栏」观察,畸形价格战的背后,是利益与成本驱动的结果。

首先,由于共享充电行业多个头部企业的存在,商家的可选性增加,议价权也更大。其次,一些高端的消费场景入场费高昂,运营商的成本也水涨船高,不得不将部分成本转嫁至用户。

由此带来的结果,最初免费进场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不得不给合作商户开出条件,付费进场并提高商户分成比例。而且,2020年疫情的来临,这种趋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怪兽充电披露的数据,其入场费则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至2020年的3.8亿元,增长了约260%。支付给足球竞猜官方网站的合作伙伴的佣金从2019年的8.22亿元增加45.5%至2020年的11.96亿元,佣金费率相对稳定,分别为42.7%和44.1%。

由此可见,原本已经被资本逐渐认可的盈利模式,因为各大巨头的投资加码,带来共享充电宝的入场费及佣金支出也水涨船高,从而陷入了盈利变得越来越困难的窘境。因此,怪兽充电急于奔赴二级资本市场,也被视为是借助该行业最后的一波热度,来进行韭菜收割的无奈之举。

投诉不断口碑下滑,遭用户抛弃或成必然

一直以来,共享充电宝行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是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黑猫投诉上搜索发现,无论是街电、小电、来电还是怪兽充电,都面临着用户和商家对充值多扣费、押金不退、归还不规范等问题的投诉,总计超过6000条。

如果说涨价是用户勉强能够忍受的,那么无厘头的扣费,便是用户所不能承受之殇。有用户表示,使用不到一个小时就归还,但2天后提示已经使用2天18小时,扣款84元。

据网友反馈,这样的乌龙事件,并非个案,而且事后投诉无门。因此也有网友明确表示,用过一次怪兽充电后,不会再用第二次。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样的投诉事件已经有泛滥成灾之势,埋在用户心头的怒火有随时一触即发的可能。但是,怪兽充电似乎也没有将其浇灭的兆头与决心。

「于见专栏」曾注意到,在黑猫投诉上,有关怪兽充电的投诉已达7千余条。最被广为诟病的是,即使是熟悉新技术新事物的年轻人,也常常不知道怎么才算归还成功。而只要归还不成功,都是2天后短信提示扣除近100元的金额。

用户大量吐槽、公开投诉的背后,是怪兽充电口碑的直线下滑。由此,也势必会带来大量的用户出逃。实际上,当共享充电的价格疯狂涨价后,共享充电宝并不是自以为的那么无可替代。毕竟,买一个几十元的充电宝,只要随身携带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于见专栏」分析认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技术壁垒并不高,商业模式也可以轻易复制。由于进入门槛低,共享充电宝企业想从众多的入局企业中脱颖而出,也绝非易事。因此,其核心竞争力归结为四个方面:资源、产品、运营以及规模。

而且,共享充电宝归根结底是一个流量生意。作为这样一个靠收割流量的平台,也许未来只有深耕用户,聚焦服务,甚至于演进商业模式,才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

结语

尽管共享经济的浪潮已过,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却是众多共享模式下的鲜有的成功案例。多个头部企业在尚未上市前,就已实现盈利,也印证了该创业模式的可行性。

如今,怪兽充电宝冲刺ipo奔赴二级资本市场,也是其模式逐步得到资本认可的信号。

只是,任何商业模式,都需要考虑其成长空间与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前景。很显然,以怪兽充电为代表的共享充电企业,已经告别了野蛮生长的阶段,逐渐进入了比拼资源、产品、运营与服务的关键时期。

但是,无论是增量空间逼近天花板,还是频繁涨价,以及收费乱象的行业问题,都是摆在怪兽充电面前的现实难题,其是否能够跨越这道坎,也将是决定其生死存亡的关键所在。

但愿怪兽充电能够打破目前的行业禁锢,找到一条破解增长乏力的经营之道。或许唯有如此,其未来以共享充电的巨大流量入口为依托,才能创造更多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