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路上,那些改变人生走向的“新打工人” -足球竞猜app

seo知识 03-13 00:00:00
对于涂志明而言,京东是他职业及生活的转折点。

“最起码现在家里的生活条件都好起来了,不用像以前那样过得特别拮据了。”涂志明感慨道。


涂志明是京东物流克拉玛依乌尔禾站的站长,也是乌尔禾区唯一一个京东物流员工,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快递站。2020年5月,涂志明终于攒足了钱,在新疆克拉玛依买下了属于自己的一套三室两厅。至此,从2011年开始从河南农村老家来到新疆闯荡的涂志明,与家人真正在克拉玛依扎下了根。


“如果还在老家,按过去在小企业帮工一个月几百元的收入来看,这样的事情想都不敢想。”涂志明直言道。现在的他,单月收入过万,还享受京东提供的五险一金等正式工待遇。


在京东改变人生走向的,绝非涂志明一个人,也绝不仅止于收入增长、生活宽裕。作为京东物流东莞亚洲一号智能仓储业务的负责人,梁勤然已经扎根京东近13年。从当年刚进入京东时的“门外汉”,到如今独当一面、手下管理180人团队,从曾经出身农村无缘高校,到如今通过“我在京东上大学”项目完成大学进修,甚至计划继续深造读研,梁勤然的“事业梦”与“大学梦”,均在加入京东后的13年内得以圆满。


在乡村振兴路上,他们在改变乡村的同时,也在改变与升格着自己的人生轨迹。




下岗工撑起“一人快递站”

2011年,涂志明从河南老家跟随父母来到新疆克拉玛依,在一个油田下属企业从事架子工等工作。后因当地石油产业下滑,涂志明被迫下岗。


下岗后,涂志明尝试了各种工作,还考取了特种吊车和叉车的操作证。不过,他依然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加入京东前,在塔城的一个农场里干活,但刚去两个月时间又因为家里的原因回来了。”涂志明回忆道。


转折发生在2016年。当年4月,涂志明听朋友提及京东物流克拉玛依营业部招工。“当时觉得京东挺神秘的,虽然很少在京东上购物,但朋友在京东工作说挺不错的,待遇也挺好,于是就加入了。”


当时的京东,在克拉玛依仅有位于市区的一个站点,算上站长、站长助理站内一共不到10个人。涂志明加入并通过站点的培训后,开始上岗负责白碱滩及乌尔禾地区的包裹派送。


2018年,扩张中的京东物流,计划在乌尔禾区建站。涂志明主动请缨,开始了“一人一站”的配送。


从单纯的配送员到站长,涂志明坦言这个过程中存在许多挑战。“许多工作在过去配送经历中没有经历过,如今无论是站长、站长助理等工作都要做,事情比较复杂。”涂志明表示。


还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在配送过程中。乌尔禾位于克拉玛依西北部,也是准格尔盆地西北部,面积广袤,人口数量仅有一万多人。涂志明每天配送上百公里,穿越戈壁荒滩和采油厂等区域,除了米面粮油,还负责当地的大家电配送。


不过在涂志明的努力下,乌尔禾从过去每天30单,到如今每天200单。涂志明坚持三年的“单人站”,有望在今年加入人手。涂志明也摇身一变,将从“一人站长”真正成为团队的管理者。


这对于曾经的涂志明而言,是无法想象的。在来到新疆之前,涂志明在农村老家私企工作,低薪、没有正规五险一金的基本保障,来到新疆之后的油田工作,风吹日晒,月薪六七千,下岗后更是漂浮无定。但加入京东后,涂志明才算真正找到了“根”。去年买房后,涂志明让自己的妻儿父母,过上了稳定的生活。


据了解,类似涂志明所在的“单人站点”,是京东物流于2014年推出的“先锋站计划”。站点最多的时候,全国共计有500多个。不过随着偏远地区单量的持续增长,“先锋站”正在“消失”。根据最新统计,目前京东物流全国先锋站仅剩10个,基本都扩展为标准站点了。


这一过程意味着,京东物流至少见证了超过500个边远地区的发展变化,尤其经济发展带来的商流和物流下沉,以及背后的消费升级。“今年订单增长速度很快,春节期间去年高峰期每天120单货左右,今年每天都超过200单,”涂志明介绍道,“过去当地人很多不知道京东,现在我穿着工作服出去,陌生人也会跟我打招呼。京东已经成为我们在当地的一个标志了。”



新一代打工人“求学路”

除了涂志远这样扎根偏远地区、凭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京东人”外,在京东物流标志性的亚洲一号内,还有许多出身农村的新一代打工人。


亚洲一号是京东物流大型智能物流园区的“代号”,目前全国已达到28座。为了便利的交通位置,亚洲一号都是沿高速而建,城郊的集散优势也让当地大量的就业人员有了新去处。


梁勤然便是其中之一。作为京东物流东莞亚洲一号智能仓储业务负责人,出身广东省罗定市素龙街道素龙村的梁勤然,如今已在京东工作近13年,成为在智能物流领域带领180人团队的优秀管理者。


“我是2008年4月1日入职的,进入京东是希望有稳定的工作。”回忆当初加入京东的原因,梁勤然表示其实并没有太多想法。2008年在金融海啸的肆虐下,梁勤然失去了旅游行业的工作,当时对网购和京东了解并不多的他,冲着工作稳定、五险一金、劳有所得,留在了这里。


彼时,京东刚刚开始自建物流,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从头创业。梁勤然应聘到京东的广州仓库,做拣货员和扫描员。“那时仓里只有十几个同事,基本从运货到发货全流程都在做。”梁勤然回忆称。


尽管事务繁杂,经常加班,十分辛苦,但梁勤然直言自己很充实。“京东从加入最初便给我们提供五险一金,各方面福利待遇也很好,”他指出,“当时每天跟着十几个兄弟们一起干活,觉得有这样一份工作就很开心。”


或许当时的梁勤然不会想到,他这样一待便是13年,自己也从一线拣货员,成长为在京东工作十年以上的“超级大佬”。事实上,不仅是梁勤然自己,他的两位哥哥梁富然、梁强然也都在京东工作,从事物流传站运输车辆的调度和b2b供应链的管理,三兄弟的司龄加起来超过40年。


更让梁勤然没有想到的是,过去没有机会进入高校深造的他,竟然还有了读大学的机会。“我是2017年报读的京东大学,这也是京东给予所有兄弟们的福利,”梁勤然介绍道,“我从农村走出来,没有上过大学,京东给了我这个机会实现大学梦。”


据了解,京东大学是由京东集团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办学的机构,分为大专、本科、研究生等学历课程,面向京东内部招生,学员毕业后可拿到合作办学高校的正规毕业证。


“在读大学的时候也有公司的福利。”梁勤然表示,“在京东大学就读期间如果晋升了,公司还会将学费退还,相当于免费读书。这也激发了我们去进一步学习。”


需要注意的是,京东大学的学习并非“走过场”拿证,而是有相当丰富的内容。梁勤然介绍,大学四年内,自己学习了物流管理、客户管理关系、供应链管理、财务管理、质量管理、人力资源开发管理等课程。而这些学习内容,也很好地提升了自己的工作能力。


而梁勤然在东莞亚洲一号的同事中,也不乏像他这样来自农村的人。据了解,在全国数万名亚一员工中,既有从农民到机器人操作者的成长青年,也有来自服装、皮鞋、建筑等产业的转型中年,收入稳定、离家不远,乡镇版的“钱多离家近”让亚洲一号成为很多当地人就业的第一选择。


甚至,除了智能物流产业的直接落地,每一座亚洲一号所建之处,往往能带动周边数千人的就业,“亚一就业村”因此形成。


“现在东莞亚一包括分拣在内,整体大概5000多人,其中超过80%都来自农村。”梁勤然介绍道,“无论是亚洲一号还是京东遍布全国的各地配送点,为农村人口就近就业提供了更多更好的机会。”



京东“奔富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京东一线员工中超过80%来自农村,解决了超过20万农村地区人口的就业问题,通过提供稳定的收入、五险一金等福利,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就业路径,为20余万农村家庭和超过100万农村人口带来收入保障。


不过推动农村人才就近就业,只是京东乡村振兴“奔富计划”的一小部分。2020年10月,京东发布“三年带动农村一万亿产值成长”的目标,致力于助力一大批乡村走上持续发展的高速路,帮助更多农民实现共同富裕。


正如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所说,作为有基础有实践也有能力参与乡村振兴的企业,京东等企业应该继续支持乡村产业的发展,让乡村经济真正活起来、火起来。


魏后凯表示,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产业振兴,没有产业支撑是不可持续的,不是内生型的乡村振兴。而与产业振兴相匹配的是,京东正在以产业为基础,通过基础设施下沉打造持续性就业路径,用稳定的收入和更好的生活,把人留在当地,提升就业能力。从鼓励员工回乡创立“先锋站”到推动形成“亚一就业村”,除了涂志明和梁勤然,你还可以在京东看到从农民到机器人操作者的“小镇青年”,还有来自服装、皮鞋、建筑等产业工人的“转型中年”等等,京东搭建了一套稳定的乡村振兴就业体系,帮助当地人提升内生就业能力,实现职业转型,成长为服务乡村振兴的新“打工人”。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物流基础设施下沉带来的不仅是商品流通的加速,还有背后的产业带帮扶、供应链赋能等,相比单纯的流动性招工,物流基础设施落户当地,彰显了强大的产业带动效能,还可以提供多元化、本地化就业路径,用新的经济业态正在催化新的就业生态,为农村地区人口就业提供新的平台。


随着京东物流亚洲一号、产地仓、云仓、分拣中心、快递站等多级多层的智能化物流基础设施融入县域经济,新的产业越来越丰富,就业岗位越来越多,火起来的乡村经济也将让当地农民富起来。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