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30年前就开始造四座电动车了,为什么今天被特斯拉反超? -足球竞猜app

互联网 12-05 09:48:00

「核心提示」

国产新能源汽车从0到1的过程,特斯拉一直贯穿其中,从启蒙导师,到并肩战友,再到竞争对手。马斯克如同一条鲶鱼,被放进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的渔船上,历经狂热、混乱、绝望,再触底反弹,对特斯拉既爱又恨的6年里,国产新势力终于熬出头了。

作者|李飘

编辑|张洋

远在新能源汽车还是概念的1988年,一个叫叶文贵的温州商人就做起了新能源汽车梦。

通过创办几家工厂,在万元户还是财富的代名词的时代,叶文贵就积累起了千万身家。这一年,他还刚刚当选全国百名优秀农民企业家,正是风光关头。但他的兴致并不在此。

那年夏天,他在温州当时最好的华侨饭店包下一间套房,拉来许多专家技术人员,满怀希望地掀起了一场造车大计——比李书福、吴建中等造车达人都早得多。叶文贵一度看到过希望,1989年秋,他造车的第一台玻璃钢车身四轮四座电动车,一次可跑100多公里。这台样品车还在1990年获得了国家级新产品证书。

超越时代的尝试,结局自然在意料之中,前后投入1500多万元后,这位追梦人最终也没能实现量产。浙商博物馆露天摆放着的那台红色废旧车壳,也成了这段电动车狂想的遗物。

时过境迁,新能源汽车风头正劲,睥睨传统车企。

2020年3月还深陷财务危机、股价不足3美元的蔚来,市值飞涨一度逼近750亿美元,超过宝马、通用、福特、奔驰等老牌车企,直奔全球车企市值第四的宝座,而排名其后的是国内新能源的先行者比亚迪。至于新能源标杆特斯拉,其市值早已经超过了丰田、福特以及通用的总和。

燃油车的地位正在被颠覆,时代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从崇拜、效仿,再到和特斯拉同台竞争,短短6年,造车新势力们紧抓新能源汽车爆发的窗口,在这场汽车产业的百年变局中,试图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萌芽

2000年12月24日,正值西方圣诞节的平安夜,万钢辞别工作10年之久的德国奥迪公司,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没有签订任何正式的工作合同,也没有受到高薪聘请,他获得的只是科技部和同济大学的一份邀请,想尝试为中国“做点有创新意义的事情”。

一年之前,万钢就曾带领留德汽车工业博士工程师代表团,回国考察过汽车工业,他判断中国汽车工业对国外的依赖非常严重。

作为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和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中国近一半的石油需求都通过进口解决,而汽车又是耗油大户。这一时期,恰逢欧洲能源危机爆发,国际油价高涨,能源恐慌顺势蔓延到国内。

扎根汽车行业多年的万钢,看到了新能源汽车崛起的机会。

在传统汽车领域,各大跨国公司的技术已经发展到极高的水平,中国想做内燃机汽车反超,不仅费时费力,而且由于技术储备薄弱,势必还将面临知识产权的铁壁铜墙。而拿技术换市场的方法,又早在过去的经验中被证伪。

发展新能源汽车,则正好能规避燃油车的核心技术壁垒,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将被电池、电机、电控取代。在电动车领域,中国和国外汽车豪强几乎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为此,这一年,万钢向国务院提出建议:发展新能源汽车,借此实现中国汽车产业的“弯道超车”。

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国内就开始有新能源汽车相关的科研计划在执行。2001年中国还曾启动了电动车重大科技专项,以燃料电池、混合动力和纯电动为“三纵”,多能源动力总成控制、驱动电机和动力蓄电池为“三横”,形成“三纵三横”的开发格局。

然而几年过去,电动车的产业化依然遥远。

直到2007年《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管理规则》的出台,才正式把新能源汽车划为一个独立的类别来规范生产,电动车从科研进入投产阶段。随后的2008年,科技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十城千辆"计划,计划通过财政补贴,用3年时间实现新能源汽车10%的市场份额。

补贴政策出台后,刚刚当上科技部部长的万钢带团访问旧金山,那次他特意拜访了特斯拉。

就此,特斯拉跟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结下缘分,成为造车新势力们绕不过去的话题。

催生

特斯拉深陷华尔街质疑的时候,中国这边补贴的东风刮得正猛烈。2013起,中央各部委纷纷出台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各个地方政府也积极响应,中央和地方1:1的补贴格局大致形成。

不同类型的新能源汽车被划分了具体的补贴标准,补贴范围和区域明显扩大。根据推算,2013到2016年期间,新能源汽车补贴总额超过3000亿元。

这种真金白银的造车热情漂洋过海,让马斯克都坐不住了。

2014年4月21日,马斯克刚刚完成了spacex火箭发射,就立马搭乘私人飞机赶往北京,在侨福芳草地的怡亨酒店简单冲了个澡,就开始了自己的中国行。

马斯克并非第一次来中国,但和此前去香港和上海不同,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寂寂无名的创业者,特斯拉已经成功上市,spacex也小有成就。

他第一个要拜访的,正是6年前的故人万钢。马斯克充分释放着自己对中国的“友善”,拜访间隙,或许是为了拉近关系、增近了解,他还尝试使用了微信。“这看起来是一个很不错的应用呢。”

马斯克不懂得含蓄,一张口就想让特斯拉进入中国时,可以获得比燃油车更优惠的关税。

他的愿望自然落空,不过此行也没有白来,很快他就又收获了一批忠实拥趸。离开科技部的第二天,在北京酒仙桥恒通商务园,马斯克参与了中国首批8位特斯拉用户的交车仪式。

“驾驶感极好,没有发动机的噪音、振动,不存在变速箱的顿挫和换挡时间,动力零延迟,平顺到完美。”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第二天就在微博给特斯拉打起了call。

合一资本董事长许亮则直接化身马斯克人迷,“买个特斯拉还能赠送我钦佩的创业家的一次握手和交钥匙仪式,这车买的也算值了。”

对于国内的汽车从业者来讲,特斯拉的到来无异于一次精神洗礼。就在马斯克离开中国不到两月的时间,一枚深水炸弹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引爆了。特斯拉传出重磅消息,宣称将对外开放所有专利。

特斯拉自然不是大公无私,开放专利必有其算盘。此时美国作为全球电动汽车的最大市场,其市场占比不足1%,中国就更低了,特斯拉的对手不是其他品牌的新能源汽车,还是传统的燃油车,眼下的要务是拉入更多对手、做大盘子。更重要的是,特斯拉还能以此定义行业规则。

但不管特斯拉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种突如其来的慷慨确实让很多人产生了动摇,其中就包括何小鹏。这一消息公布两个月后,他就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并在2017年辞掉阿里的职位allin造车。

另一边,李斌、李想也对这趟风口早有想法,相继创立了蔚来和理想,一个延续特斯拉“自上而下”的路子,一个选择另辟蹊径做增程式。

虽然在燃油车面前,当时的国产新能源汽车八字还没一撇,甚至随时可能会夭折,但架不住特斯拉画的这块饼实在让人垂涎,万一跑出一台“国产特斯拉”,那还不是真香?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年度注册增速始终保持在30%以上(全部企业状态),目前已超过17万家。

混战

2016年3月,比亚迪南京经销商刘鹏因和比亚迪闹有经济纠纷,服药自杀未遂后在自己的办公室自缢身亡。生前他试图“鱼死网破”,向相关部门实名举报比亚迪虚假上牌、骗取补贴。

高昂的研发、材料成本一直是阻碍新能源汽车前进的障碍。不仅是中国,诸如美国、日本、德国等汽车产业强国也都先后出台过多项政策,支持电动车产业发展。

在热钱涌入、政策催熟的背景下,百余家新能源汽车相继创立,ppt一个比一个精美,融资、补贴同样源源不断流入造车新势力的口袋。

进入行业的人,并非都是看中新能源的未来,一些人是眼馋那触手可及的补贴。骗补的新闻开始见诸报端,改装、使用低标准电池、虚报续航里程等一些列造假骗补行为被曝光。

决策者逐渐意识到,新能源汽车不是简单补贴就可以“弯道超车”的。2016年,补贴开始小幅退坡,随后又进一步降低对客车和专用车的补贴力度。2018年,则干脆大幅提高门槛,加大对续航里程的要求,引导车企技术升级走向“两高一低”。

骗补致富的口子是堵上了,但对于那些真正想要跑出来的新势力来说,更难了。一方面,失去补贴将直接让车企背负更重的成本压力,另一方面,电动车售价的波动也会直接影响市场需求。

补贴退坡的背后,是行业洗牌的到来。即便是处在头部阵营的蔚来、理想,在2019年也是如履薄冰。

受到补贴退坡、亏损、裁员、自燃、股价暴跌等一系列因素的打击,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在接受采访时直接摊牌说,“蔚来肯定是病了,需要治疗。”

融资无门的李想,更是免疫系统崩溃,一口气病了三个月。不仅要治疗企业,还要治疗身体。

令人绝望的是,就在2019年年底,工信部还发布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用户购买国产model3将也可享受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李想在微博上急了:“马斯克都要打到家门口了啊!”——这一时期,理想one才刚刚实现量产交付。

进入2020年,疫情的爆发使得行业再生变数,短短三个月内,拜腾、赛麟、博郡三家新势力相继出局,百家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进入尾声。

好不容易燃起来的星星之火,眼看着就要熄灭了。

pk偶像

造车新势力的涌现和特斯拉的崛起几乎同时,后者登上王座的时候,新势力们才刚刚看到点儿眉目。一方渴望挣脱关税限制,闯进国门平等竞争,一方则还在享受树荫下的阴凉。

想要新势力们跑起来,缺的只是一个变量。这个变量不是政策,不是资本,而是充当对手的一条鲶鱼。出于保护本土企业的原因,国内此前是不允许外国汽车厂商独资建厂的。因此想要引进这条鲶鱼,一些准备工作必不可少——2018年4月,工信部放宽了外资汽车厂商在华运营生产合作企业时的出资限制。

特斯拉闻声而来。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成立,随后的7月,特斯拉获批在临港地区建设特斯拉超级工厂,此后10月拿地,12月完成土地平整,次年的1月超级工厂就启动了开工建设。

出现在奠基仪式上时,马斯克激动难掩,直接在台上来了一段尬舞。

对比鲜明的是,当初买特斯拉的李想们有多兴奋,此时就有多煎熬。尤其是在特斯拉的国产model 3获得国家补贴后,价格进一步下探。

面对特斯拉在国内获得诸多的优惠政策,何小鹏淡然地表示“国家的考虑是有智慧的”。

事实确实如此,特斯拉在中国建立超级工厂,不仅能带动包括三电在内的上下游产业链快速完善,孕育出诸如宁德时代这样的强势供应商,而且其价格攻势,也将有助于打破国内电动车补贴退坡之后的沉闷。

今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共生产了超过14.5万辆电动车,交付量达到13.9万辆。虽然国产品牌与之还相去甚远,但随着随着头部阵营逐渐明朗,各家交付量也在稳步增长。同期,蔚来、理想、小鹏都拿出了不错的交付量,甚至创下新记录。

相比之下,传统车企通用、福特等则经历了裁员风波,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和psa(标致雪铁龙)合并成为全球第四大车企抱团取暖。传统车企和新势力的位置,时移世易。

传统车企日子不好过,部分国家的政策却越发激进,不仅设定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目标,甚至还干脆标定了燃油车燃油车禁售的时间表,例如挪威、荷兰、英国设定的时间分别为2025、2030和2040年。

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没有石头了,石油时代的结束也并不是因为没有石油了。”20世纪70年代,石油输出国组织曾经的领导人亚马尼留下了这样一句名言。

新能源汽车爆发的风口,已经清晰地摆在了百年汽车产业的面前。国内的新造车势力们筹码虽少,但至少都坐上了桌牌。

11月,广州车展上,小鹏汽车发布新一代自动驾驶体系,马斯克隔空影射抄袭,而何小鹏则回怼“明年打得你找不着北”。

不过,实现从崇拜、追赶到竞争,甚至是超越的局面扭转,靠的不是隔着屏幕喊话,而是实打实的交付量、安全性和智能驾控体验。

从这些方面来说,中国造车新势力不得不正视差距,从pk偶像到超越偶像,还有很长的一段艰苦岁月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