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起底吊牌之王南极电商:卖吊牌的生意究竟有多屌 -足球竞猜app

互联网 07-02 12:26:00


没有买过南极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魔幻2020年已经过半,直播电商的烽火依然轰轰烈烈。



直播电商千亿推手赵圆圆老师被阿里一纸内网通告扒掉了底裤,风中依然回荡着大直播时代到来的宣告:



想要上海户口吗,想要月入百万吗,去直播吧,财富密码就藏在流量深处。



如果说哪一个品牌能够在大直播时代的编年史上留下一笔,「南极人」必须拥有姓名。



据飞瓜数据显示,5月直播电商品牌榜上,南极人以2.2万次关联直播,594位关联直播主播毫无争议地位列第一。




平均每天就有733场直播在为南极人带货。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又想起了当年年少无知的自己被保暖内衣支配的恐惧?



如果在你衣橱深处正静静地躺着南极人保暖内衣,请一定要珍惜,这可能是南极人这个品牌最后一批自己生产的产品了。



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国内纺织业陷入寒冬,市场上充斥着同质化严重且滞销的产品,南极人老板张玉祥当机立断,放弃了生产和销售这两个重资产环节,干起了「卖吊牌」这份有前途的事业,南极人也转型成为南极电商。



从此以后,只要愿意支付10万元保证金,以及每个吊牌8元左右的费用,上到价值近万的按摩椅,下到小学生的铅笔盒,都可以打上南极人的品牌标签,光荣地成为国货之光。



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的张玉祥显然是个敏锐的商人,在尝到卖吊牌生意的甜头后,在这条道路上一路狂奔,在2015年借壳上市登陆a股后更是狂飙猛进。




南极电商2019年度财报显示,南极电商所有的生产和销售都由供应商、经销商负责,合作经销商总数达到了4513家,授权店铺达到了5800家,当之无愧的吊牌之王。



你别说,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一股沾沾自喜。



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那么卖吊牌的生意究竟有多赚钱呢?



从借壳上市的2015年,南极电商的营业收入由3.89亿元,一路高歌猛进到2019年财报显示的39亿元,这里面净利润更是由1.66亿元增长到了12亿元。



作为一个品牌公司,南极电商2016年的毛利率高达87%,净利率高达58%,这是什么,这是下蛋的金母鸡啊。




南极电商的利润率牛逼到什么程度呢?



牛逼到了南极电商在2017年收购了新三板挂牌公司时间互联这家毛利率仅为10%,并且需要大量垫款导致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的广告营销公司,才生生在2019年将自己炸裂的毛利率压到了38.5%。




捎带提一句,时间互联在2019年终于实现了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由负转正,南极电商眼里闪动着老父亲的慈爱。



看完南极电商的财报,我们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家完美的公司,神乎其神的卖吊牌商业模式,逆天的毛利率,无比充沛的现金流,轻资产结构,年复一年的高增长。




除了仅仅2018年一年就上了14次国家质监部门及地方消费者协会的不合格产品黑名单,显得对消费者有点点略略不上心之外,简直是当之无愧的a股之光,品牌之王。




难怪几乎每一份财报上,南极电商都骄傲地打出了企业愿景:打造世界级消费品巨头。



相比之下,利润率只有45.6%的茅台相形见绌,而国际市场营业利润率仅仅13.5%的日本同行优衣库,简直不值一提。




在这样的神奇业务模型和完美财报的加持下,又赶上了2020年直播电商风口,资本市场纷纷买单,高呼不可战胜,股价从2020年初的不到10元高歌猛进到超过20元,动态市盈率高达100倍,市值突破500亿大关。



那么,这么完美的公司,会不会有人质疑呢?



人红是非多,哪怕是讲究和气生财的我大a股,自然也少不了杠精的声音。




早在2019年,兴业证券出了一份关于「体外循环造假的识别」的研究报告,虽然关键部位都打上了马赛克,但依然被市场人士解读为对南极电商通过体外循环进行财务造假的半公开质疑。



而就在这两天,第一财经《解密南极电商gmv暴增异象:经销商频变脸,子公司玩隐身藏玄机》的文章更是惊动了南极电商高层,逼得董秘不得不亲自出来维护投资者关系,简而言之就是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第一财经罗列一系列问题,包括南极人店铺频繁变更经营者,经营者频繁更名,客户、子公司频繁注销且与南极电商持股高管有关联关系,资金通过个人帐户走账,财报披露数据与南极人店铺经营主体披露gmv业绩自相矛盾等,直指南极电商难以摆脱财务舞弊嫌疑。



原文极为劲爆,建议大家欣赏。



显然,我们低估了南极电商的商业才华,除了卖吊牌这样韭菜收割届的封神之作外,南极电商还是一家极为知人善任的公司,这可能是南极电商商业成功的重要因素。




专注直播电商报道的新媒体「新腕儿」通过飞瓜数据找到了南极人产品5月份在抖音直播中关联主播最多的商品链接。



其中,关联主播最多的前五个商品链接中,有三个指向了名为「南极人微昊专卖店」的天猫店铺,主要销售床上用品,这是南极电商的主力产品之一,天猫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开店于2013年5月14日的七年老店。




不要被它朴实无华的设计迷惑了,在南极电商2019年财报中,我们找到了南极人微昊专卖店的名字,下面是见证商业之神的时刻。




一年,短短一年,南极人微昊专卖店的店铺gmv从不足3000万元,增长到了2.82亿元,同比增长率高达863.38%。



你们可能不知道只用一年店铺增长做到863%是什么概念,「新腕儿」一般只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人:奇才!



当年陈刀仔他能用20块赢到3700万,我南极人微昊一年从3000万做到3个亿不是问题!




本着对运营奇才的敬畏,「新腕儿」颤抖着找到了店铺信息,天猫后台显示,这家店铺归属于南通硕舟家纺有限公司。




「新腕儿」接着在天眼查上找到了这家神奇的公司,资料显示南通硕舟家纺这家作为南极电商5800家授权店铺之一,而能够凭着惊人的业绩增长登上年度财报的明星公司,居然在2014年至今短短的六年中,经历了整整20次工商变更,光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就变更了四次,在2020年1月9日甚至整个改头换面,由位于上海的上海微昊实业有限公司搬迁到了南通市,正式更名为南通硕舟家纺有限公司。




要知道,在这七年里,不论主人怎么变,名字怎么变,它始终忠诚地运营着南极人微昊的天猫店铺,更在风雨飘摇,年中更换主人的情况下,做出了863%的业绩增长。



佩服啊,佩服。



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那些被上市公司收购,对赌协议一到期就业绩下滑的创业公司应该看看你们。



满怀羡慕与敬意。



接着,让我们来看看业绩暴涨的2019年,上海微昊实业又经历了什么。




2019年5月7日,大股东与法定代表人由甘平凡变更为了薛从景。



没错,不是19年初,也不是18年尾巴,而是2019年5月7日,第二个季度已经过半的日子,薛从景接替了甘平凡,用短短两个季度多的时间,实现了863%的业绩暴涨。



甘平凡先生,您确实有点甘于平凡了。



薛从景先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惭愧,无数过了两个季度没有实现全年一半kpi的人应该感到惭愧。



明白了,调查到了这里,已经全明白了。



能够支撑南极电商大踏步前进,以卖吊牌生意做出了比超茅台盈利水平的上市公司的原因,就在于南极电商知人善任,拥有一批像薛从景先生这样,临危受命,善于运营的商业奇才。



求贤若渴的创业者们,沿着南极电商2019年财报披露的电商平台核心大店,尤其是其中gmv在2019年暴涨的店铺寻找,相信大家一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行文至此,「新腕儿」终于初步理解了南极电商能够在2020年股价表现亮眼的核心原因。



尽管随着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的披露,各路媒体与机构对南极电商财务数据及其他基本面的质疑明显增多,颇有一种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架势,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南极电商一定会在a股市场上继续发光发热,为我们提供更多可学习的商业素材。



最后,插播一个小花絮。




4月30日,南极电商审计部负责人邬嘉峰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审计部负责人的职务。




由出生于1995年,入职于2018年11月的青年才俊朱逸飞先生代行审计部负责人职责。



邬嘉峰先生,感谢您在担任审计部负责人期间对公司发展做出的贡献。



一路走好。



最后,无论是媒体和机构们的质疑,还是南极电商的一路高歌猛进,大家似乎都遗忘了卖吊牌模式下,已经暴露出种种问题的产品质量问题。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