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pmi连续两个月回升 -足球竞猜app

热门 12-31 05:09:00

原标题:分析|制造业pmi连续两个月回升,小型企业景气水平仍偏弱

12月3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1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较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7%,较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12月综合pmi产出指数为52.2%,与上月持平;三大指数均保持在荣枯线之上。

pmi月度走势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制造业pmi连续两个月回升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表示,随着一系列保供稳价和助企纾困等稳定经济发展政策力度加大,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回落明显,企业成本压力有所缓解,制造业景气水平连续两个月回升。

从制造业pmi指数的构成上看,在5大构成项中,生产指数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至51.4%,保持在荣枯线之上;新订单指数、原材料库存指数、从业人员指数、供货商配送时间指数等4个构成项保持在荣枯线之下,但较上月均有上升,其中原材料库存指数环比回升1.5个百分点至49.2%,新订单指数环比回升0.3个百分点至49.7%,表明制造业需求有所改善。

在制造业pmi其他相关指标中,价格指数继续回落。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分别为48.1%和45.5%,低于上月4.8和3.4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落,均降至2020年5月份以来低点。

从行业情况看,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等行业两个价格指数均低于35.0%。随着部分原材料价格下降,采购成本有所回落,企业加快备货,采购量指数和原材料库存指数均升至近期高点,分别为50.8%和49.2%,高于上月0.6和1.5个百分点。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在宏观政策发力适当靠前,大力支持稳增长的政策基调下,更多为企业纾困的政策陆续出台实施,大宗商品价格已经整体回落,企业生产状况逐渐改善。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分析师周茂华对澎湃新闻表示,未来几个月多空因素交织,预计制造业pmi指数在50附近波动。

“有利因素是原材料投入成本下降,企业纾困与内需支持政策‘大礼包’,供应链与关键零部件短缺问题均呈现边际改善,利好制造业;但接下来两节临近,国内统筹防疫,对制造业生产活动构成一定影响。从以往经验看,多数情况下,2022年一季度制造业扩张步伐略为放缓。” 周茂华说道。

企业方面,不同类型企业之间继续分化。大、中型企业pmi均为51.3%,分别高于上月1.1和0.1个百分点,景气水平稳中有升。其中,新订单指数分别为50.8%和51.7%,高于上月1.2和1.3个百分点,表明近期大、中型企业市场需求恢复有所加快。小型企业pmi为46.5%,比上月下降2.0个百分点,景气水平依然偏弱,为疫情冲击后经济恢复阶段的新低。

“我国经济发展和疫情防控保持全球领先地位,本月制造业pmi指数保持在扩张区间,体现了经济的稳步恢复。但也要看到,国内需求仍面临整体偏弱的困难,特别是小型企业制造业pmi指数较快回落,这种趋势如果延续到明年,那么将进一步加大稳增长的压力。”温彬说道。

非制造业pmi扩张有所加快

12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7%,比上月上升0.4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高于临界点。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0%,比上月上升0.9个百分点,显示服务业经营活动恢复步伐总体有所加快。在调查的21个行业中,有13个商务活动指数高于临界点,服务业景气面有所扩大。

从市场需求看,新订单指数为48.2%,连续7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下,表明服务业恢复基础尚不牢固,企业对市场走势预期较为谨慎。

周茂华表示,服务业活动有望保持扩张。主要是国内疫情整体受控,疫苗持续推广,叠加节假日因素,服务业活动有望保持扩张;但国内散发病例与防疫常态化,服务业行业整体将继续受到抑制。

12月,建筑业有所景气回落。赵庆河表示,受寒潮降温天气及“两节”临近等因素影响,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6.3%,比上月下降2.8个百分点,反映建筑业生产扩张有所放缓。近期保供稳价政策不断显效,建筑业投入品价格指数为48.1%,连续两个月低于临界点,企业成本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缓解。

周茂华表示,短期受季节性与天气影响,建筑业活动存在起伏,但从国内加快逆周期、跨周期政策支持力度,基建补短板效果将逐步显现,房地产市场逐步回暖,预计建筑业将逐步回归高景气区间。

“接下来,需要继续落实保供稳价、企业纾困的政策组合拳,进一步舒缓企业生产成本压力,尤其是加大中小企业支持纾困力度,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保市场主体、稳就业、促内需,推动经济平衡可持续发展;同时,政策需要供需两端发力,提升政策质效。” 周茂华说道。

“对于2022年,稳定信心和预期非常重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对明年宏观政策发力适当靠前进行了部署,并从五个方面提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有助于稳定市场主体信心和预期。”温彬说,同时稳内需、扩外需也十分重要,减税降费、专项债券、货币信贷等一系列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政策蓄势待发,预计新年后将加快发力,有助于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