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烧100亿后,司机月入过万4年买房,为何如今却要逃离滴滴? -足球竞猜app

互联网 06-04 10:59:00

互联网烧钱补贴大战,让中国众多商户、个人借着这股东风成功发家,实现财富自由。但在养肥了这些个体之后,屠刀就下来了,正是映证了互联网平台商业模式那句话:“养肥了再杀”。


那是一个车费20元,补贴19元,用户乐呵呵薅羊毛的时代;也是一个跑完多少单,就有平台给予奖励,司机疯狂刷单赚钱的时代。


那时候的专车司机,感觉遍地是黄金,没日没夜的跑都乐意。


2014年1月,随着腾讯1亿美金融资的到位,成立两年不到的滴滴率先掀起了红包大战。


既然滴滴已经挑起了战争,那么快的岂能束手就擒?背靠阿里的快的随后跟进。这场惨烈的补贴大战鏖战到5月份才告一段落,短短四个月双方烧掉了近20亿元。


此后双方在资本的助力下,有着几轮小规模交战,不分胜负,只管烧钱。不过也就在一年之后,2015年2月14日,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


共享汽车大战1.0版本随着滴滴、快的的合并落下帷幕。这场平台与用户之间盛大的补贴狂欢也短暂结束。


不过,虽然消灭了内患,但是外敌这时候却进来了。2015年6月,uber的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表示,uber要创办中国公司。此前,uber刚获得了百度6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并将中国市场作为其全球战略的重要部分。


还没清净多久的滴滴,又受到了新敌人的强烈挑战。


在“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程维谈到面临与uber之间的新竞争时说道:“本以为滴滴快的合并是总决赛,原来只是小组赛”。小组赛获胜的滴滴,想要跟进一步,不得不与uber展开了新一轮的肉搏战。


2015年全年,滴滴烧钱14亿美元(约100亿);优步中国烧钱10亿美元,这两个巨头占据了中国出行主要市场。


一山不容二虎,两者的烧钱大战也还在继续。直到2016年8月1日,占有中国网约车市场最大订单份额的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宣布合并。


以滴滴的获胜,宣布中国出行市场绝对的老大已经产生。


经过两年鏖战,共享出行2.0版本也落下了帷幕,在这两场战争中,滴滴都成为了最终的赢家。


这是两场资本的游戏,但却是用户与司机的狂欢,平台之间的战争,是建立在数十亿美金金砖的堆砌之上,而这些资金最后都给予了用户与司机优惠。


那是一个出门从不坐公交只打车的时代,同时也是平台司机们捞金的时代,许多司机就是在此发家致富。


“滴滴刚开始的时候划算,那时候不仅每天跑业务挣钱,更重要的是各种各样的补贴,你要是勤快跑,每月能挣个一两万。”


张海生(化名)是最早跑滴滴的司机之一,那也是滴滴对司机最友好的时期,成单奖为12单100元,22单及以上200元,每天的成单奖都能够把车辆消耗赚回来,22单的任务对于专职滴滴司机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时候就想着天天跑滴滴,被子就在后备箱中放着,累了就直接车上睡几个小时,醒了又打开平台继续干,洗澡啥的就在车里备上桶,晚上去公共厕所冲洗一下就好。”


张海生只是众多没日没夜的跑车滴滴司机的一个缩影,成为了穿梭在城市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从15年开始成为滴滴司机,算下来都已经干了四年了,去年在南京买了房,一百多万的首付就是这几年跑滴滴攒下来的。”


四年的艰辛换来了自己安稳的家,这四年的拼搏也还是值得,谈到自己这四年滴滴专车的成就,张海生还是流露出了自豪。


不过,在享受了滴滴的红利之后,依靠平台的司机开始成为了被宰割的对象。


在滴滴、优步合并之后,加上国家监管的加强,一家独大的滴滴开始减少平台补贴,并且入驻平台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从18年开始,就一天不如一天,平台补贴没有了,抽成还提高了不少,现在一单滴滴都要抽成2成左右,一天跑下来就那么2、3百的收入,一个月跑得好就6、7千的收入。”


滴滴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养肥了猎物现在就要成为被宰割的对象,而这些司机们成为了牺牲者。


司机利用过平台捞金,但同时也成为平台宰割对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曾经吞下去的,现在都得开始逐渐吐出来。


互联网时代各平台烧钱补贴吸引用户,吸引入驻,壮大自己削弱对手,最后吞并对手,这已经成为了常态。但当真正实现一家独大的时候,互联网平台们就开始露出其凶猛的獠牙,开始宰割这些养肥了的商家,食其肉,饮其血。


不仅仅是滴滴,逐渐成为霸主的美团、淘宝等平台也纷纷对平台商家痛下杀手。


今年2月起,重庆、山东、河北等地餐饮协会揭竿而起,纷纷指责美团的佣金过高,让疫情之下经营不善的商家们雪上加霜,广东餐饮协会更是直指美团涉嫌垄断。


曾经商家们纷纷夸赞的外卖平台美团,也成为了众矢之的。


同样还有淘宝的“二选一”事件,让众多中小商家迫于淘宝的“威严”,不得不选择站队。


而像格兰仕一样硬刚并且最终取得小范围胜利的商家只能说是少数。毕竟对于大部分商家来说,淘宝是绝对不舍得抛弃的平台。在利益面前,大家都是趋利的。


不过,凡是都有着一个限度,随着平台压迫的增强,当平台参与者们没有可观利益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这些平台参与者们不会揭竿而起,群起而攻之。


滴滴司机的逃离、美团商户的反抗、淘宝商家的斗争都是其中的一部分缩影。


平台的发展离不开这些参与者的辛勤付出,平台在赚取利润的同时应该考虑的是可持续发展,而非杀鸡取卵。


发展初期的平台商们都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站在门口招呼着一堆人:


“来入驻我这儿啊,我这儿佣金低,还给流量给分成,赶紧过来哦”。


但当你把平台商们养肥过后,他们将会对你痛下杀手,只要是带了补贴两个字的平台,都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刽子手。


永远别把商家想成慈善家,发展初期都会有补贴诱惑,只为吸引你的入驻。昨天有淘宝,今天的拼多多都是这类典型,当你入坑后你也成为了平台们反薅的对象。


作者:阳霁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