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短视频内容营销将会有哪些发展趋势? -足球竞猜app

网络营销 04-30 08:54:00

2019,所有美好都恰逢其时,2020,愿更多美好如约而至。
疫情下的2020年,似乎互联网领域所有的好消息都来源于短视频和直播。
早在2月,抖音发布了年度数据报告,正式宣布,dau进入4亿时代,抖音成为了用户记录生活、连接世界、获取知识、传播文化的最佳舞台。在报告的最后,抖音特别做了个诗意结尾:“2019,所有美好都恰逢其时;2020,愿更多美好如约而至。”一语双关,既道出了初心,也指明了来路。
而月底,则是被称之为“最适合春晚”的互联网公司——快手,在追求了春晚3年后,终于拿下了春晚红包项目,试图利用“点赞”这一全新的交互形式,来拉升品牌理念,刷新对快手的认知。2月21日,快手也正式官宣dau突破 3亿。
众所周知,在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中,任何一个细分领域中,但凡有一app的dau过亿,大家均会认为格局已定。而同一个领域出现两个dau过3亿app的历史,是由短视频平台创造的。毫无疑问,2020年,短视频将继续“高光”,与短视频相关的产业链,也将更为细分和成熟。
本文将会讲解2020短视频内容营销的5个趋势,希望2020年,创造短视频营销历史品牌,会是你。
趋势一
短视频“平台”概念走向模糊:从娱乐消遣到社交、购物
随着短视频平台越来越“不务正业”,短视频“平台”概念走向模糊,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需求、动机在认知和理解短视频平台,平台概念有望被重新定义。
以快手为例,很多人早年玩快手,大多数动机是为消遣娱乐。而现在,也有相当多的人是基于社交、购物需求安装快手。这可以理解为:为了获得“社交谈资”,和身边人打成一片,而下载快手;为了能够在快手上直播消费,淘到“源头底价好物”,使用快手。
相比于男性更爱看段子和美女来轻松娱乐,女性用户则更愿意守在自己喜欢的电商主播直播间里买买买。他们中,还存在有大量没被“猫狗时代”所眷顾过的人,快手已成为了他们主流的购物平台。对于品牌而言,若是想要更好的拥抱下沉用户,赢得更好的市场口碑,获得更优的销售通路,就必须抓住机遇,有所作为。
趋势二
红人供需结构失衡依然存在:红人再多,似乎总缺一个理想型
据追踪显示,7大主流短视频平台,粉丝量在10万以上的红人已超过18万,但二八定律在这一领域依然显性存在的。不仅如此,红人供需结构失衡有增无减。
从供给侧而言,卡思数据统计:在颜值、剧情、才艺、美食等赛道,不论是参与者数量、所获得的流量都已经呈现红海局面,而科技、旅游、金融等小专领域,以及种草测评、区域类账号仍有较大机会;
但从需求侧来看,供给侧“红海”并不代表着需求侧的投放得到满足。
以投放量大的美妆行业为例,可以看到:2019年,短视频平台美妆红人数量增多,“美妆 轻剧情”类创作者也在增加,美妆类内容在火热之中实际已接近高限。但对于广告主而言,依然会面临“无人可投”的现状。分析原因:一,美妆头部ip数量稀缺,合作门槛较高;二,可反复投放的专业级红人数量较少;三,存在“被刷量刷赞”困扰,广告主对红人真实种草效果表示堪忧;这样的情况在投放红人较多的3c数码、母婴用品等行业更为严重,垂类头部红人数量少,专业度欠佳都影响了广告主持续投放热情。
趋势三
明星参与品牌营销玩法升级:从参与营销到参与卖货,从定制内容到定制剧集
2019据统计,抖音平台的明星相较2018年同期增长了1.65倍。越来越多的明星出现在品牌短视频营销中,为品牌量身定制内容,也有很多明星参与到了品牌挑战赛中,并成为话题的发起者。
2020年,明星与品牌的合作将更加充分多元:从高频参与品牌短视频营销到高频参与直播间带货,从为品牌定制单个视频内容到定制小剧场/剧集内容。
与此同时,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明星 独立ip”型账号出现在抖音、快手平台(如:刘能主演的账号@能能叔、柳岩主演的账号@上班女王),凭借天然的流量优势、精致的内容出品,成为短视频平台的亮丽补充。这类型账号,有望与品牌“强绑定”,从商业合作层面看:完全可以搬迁传统影视剧的合作模式,以冠名、植入为主,且可携带销售达成的目标,但这类型合作多需平台支持。
趋势四
短视频种草成本持续走高:要种草,就得够深刻
短视频、直播催生下的流量红人、种草红人、带货红人,多管齐下,有望快速催熟一个白牌,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传统品牌数年才可能走完的路。
但打造内容爆款,本质仍是烧钱的游戏,随着“玩家”增多,用户在多题材下活跃,以及用户对于种草广告的辨识力提升,广告主通过红人种草的成本也将持续走高。
因此:建议品牌理性的看待短视频营销的价值,all in短视频,就务必做到:在投放上持续、在kol应用上广泛、在预算上厚重、在玩法上创新,以形成用户记忆,吸引用户“上船”。而这个预算,建议在千万级以上。
趋势五
从“人带货”到“货养人”:直播带货领域走向细分,带货主播也进入工业化生产
2019年的营销年度词汇,可谓是直播和带货。李佳琦一己之力把数个国产美妆品牌打造成国货之光;而致力于让四五线用户过上一二线用户生活品质的辛巴,在成为快手年度涨粉第一的同时,也不断刷新自有直播记录,单场卖货最高记录6亿 ,双11期间,引导成交额累计达21亿。但分析直播带货的核心逻辑,相比于“人”的影响力,火星营销研究院认为:底价、好货的重要性并不能忽视。看家仍需硬本事,2020年,我们会看到:
一,在带货品类“大而全”的红人生态已基本确立的同时,很多在基于细分行业、细分兴趣圈层、拥有着专业素养和专家型背书的带货红人将会出现,如售卖:洛丽塔服装、手办的带货主播出现,在细分圈层里凭借强大的号召力荣登c位;
二,带货主播如同短视频网红一样,进入到工业化生产时代,虽说再造李佳琦、viya、辛巴等头部ip很难,但依靠这些企业背后强大的供应链、选品/切品能力及红人孵化管理体系,也有望打造多个擅长在细分领域卖货的主播,通过多主播协同效应,带来销售总量的超越和攀升。如:辛巴公司巴伽娱乐传播就签约了快手上多个已有粉丝基数,带货能力也不容小觑的主播,他们其中,有5位还挺进了淘宝联盟发布的《双11站外达人机构top榜》带货达人总榜50强名单,在3月18日辛巴徒弟蛋蛋的直播间里,据卡思数据追踪,单场直播销量已经破亿。
这意味着:2020,有望干掉辛巴的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
2020,春暖花开,但愿有你!